加载中 ...
主页 > 地产 > 观点 > 正文
环球金融

南瓜姑娘:衣服是女人间的政治,妆容也是

发布时间:2015-11-20 15:51来源:未知

    向美丽的梦想前进,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这位美丽的姑娘是李洋,天秤座,乌苏里江畔长大。她原是个严肃认真的职业女主播,却放下了这个耀眼的光环辞职创业,去追寻她心中有关美丽的梦想。

 

  “有人说衣服是女人间的政治,妆容也是。”由于长期与化妆师打交道,李洋发现那些美丽妆容的塑造者,他们是天生的个体户,拎着十几斤重的大箱子、价值几万块的化妆品穿梭在城市的东南西北,主要靠个人口碑介绍接单,工作辛苦,职业稳定性很低。同时,对品质要求高的客户,又普遍反映找不到好的化妆师……

  这一切让李洋深信一点:爱美的姑娘们和优秀的化妆师们会互相需要。

  于是,她选择辞职创业,领域自然就选择在了自己喜欢并且熟悉的美妆领域。

  本着“给予最优质的,而非可比较的。”的初衷,她创立了“南瓜姑娘”。现在的李洋是“南瓜姑娘”的创始人、掌门人,准备陪伴你人生“美”一段旅程。

 

  记者:你说过一句话,衣服是女人间的政治,妆容也是。

  李洋:前一句话是台湾著名的广告人许舜英说的,她写文案超赞。我觉得妆容应该也是,你说什么是政治呢,政治首先是一种交流,第二是一种博弈,不太可能是你我你互不打扰,同时也是你表达态度的方式和途径。

  放到女人上来说,大街上走过一个美女,我特别喜欢对方的style,我会下意识认为她跟我是同一类人;如果我不喜欢这种style,我会觉得她跟我不是同一类人,女人间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来的。妆容也是同一个道理,对方化妆的style跟她本身的气场是不是吻合,你就能鉴定出她这个人性格大概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妆容是外在,但是它特别能反应女人心理层面的东西,你会因为她的妆容,而决定是不是要跟她交流,或者离她远一点。

  这并不是一种简单的以貌取人,而是通过某种瞬间的、深层次的观察,而得出的下一步行动指导。你会根据对方的acting,决定你要表达的态度是友好的,还是有距离的。

  记者:你认为,美对女生而言有多重要?

  李洋:人类性感的三大发明,香水、内衣和口红。“南瓜姑娘”之前做过一次活动,叫“大都会维纳斯”,我们找了10位事业上比较有成就的女性,可能是创业公司女CEO,或者大公司女高管,我问她们,如果你们化妆包里只能留一样东西,你会留什么,9个人说口红,什么都可以没有,口红一定要有。

  口红是一个瞬间能让女人显得更有气色的东西,此外它还是一个态度——你今天想表达什么心情,口红是非常直观的,我今天想走清纯路线,就用裸色;我今天想特别有气场,让大家都怕我,那就是大红大紫。它特别容易吸引外界的注意,你大街上瞟一眼女孩,她的眼线可能对你的冲击不会很大,但是口红一定会。

  所以,你说这个美这个东西,是不是女人之间的政治?我觉得是,它至少能够反应你对外界的态度,以及你和女性之间相互的态度。这可能是普通男生没法get到的东西。

  记者:你手下有100多位签约化妆师,被这么多化妆师簇拥着,很幸福吧。

  李洋:(笑)确实很幸福,这应该是很多女孩的梦想吧,不过我很少会找他们帮我化妆,除非是有什么特别需求,需要专业一点的妆容。平时我也很少见到他们,化妆师这个群体真的很忙。

  记者:爱美的姑娘和化妆师相互需要,这个感悟是如何得出的?

  李洋:化妆师这个行业很特别,生意主要靠人介绍人,没有什么固定的机构和公司,圈子很小很封闭。一个化妆师要出名,首先你要很努力,其次你需要运气好,可能你被哪个明星相中、画了几次很满意,你的名声传开了,大家才能知道你。他们这个行业,主要是服务明星和模特,一般老百姓可能不太需要这个行业,当你没法服务前面那一小撮人的时候,你就没有生意了。受众窄,决定了这个行业竞争激烈。

  记者:既然如此,为何选择和化妆师联手、创立上门美妆APP南瓜姑娘?

  李洋:我觉得跟学校有很大关系。我是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如果不是它,我接触不到化妆师这个工种,同时也是在中传,我奠定了很多审美的基础。艺术类院校嘛,自带逼格,你身在其中会受到很多熏陶。如果我不是出身在这里,可能就不会做跟美有关的事业了。

  大学的时候,我是个狂热的护肤品爱好者,当时皮肤不是很好,我又好奇心很强,见到一个新出的东西就想去尝试,慢慢也就扩展到了美妆。等到我进媒体工作了,就把这份狂热延续到工作当中,还开了一个公号“杰节结西卡”,基本上是败家记录,自己用了什么新的好用的东西,彩妆护肤都有,我也因此有了个小粉丝群。大家有问题找我,说你推荐个什么吧,她们问的我也不一定有经验,经常要先当小白鼠试试,好用我告诉你,不好用我也得告诉你,反正毁的是我的脸。

  记者:你的事业的核心就是美。

  李洋:对,这件事我没有选错,不管它的结果是什么,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强化认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挺幸福的,虽然现在创业阶段累的成分可能多一点,但我算是为自己的幸福买单,累也会觉得累得值得,不是穷累瞎累。

 

  记者:创业公司女掌门人,好当吗?

  李洋:不好当,真的不好当。我对现在所有的创业者,不管它规模如何,都对它们的老板抱有深深的敬意与同情。当你没有主导一件事、而是做其中一个螺丝钉的时候,你不会想很多东西。比如跟钱有关的事就特别谨慎,你会特别理解为何老板和领导们这么抠,现在是感同身受,因为你的每一个决定都要对整个团队负责。你会时时刻刻意识到你背后是有一个团队的,你不能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当一个负责人,对能力的要求太高了。你可能不用精通什么,但是什么东西你都得懂一点,什么写文案都是小CASE,杀价都得自己去杀。前两天我跟一个做果汁的女创业者,她就说上午还在丽思卡顿见投资人呢,下午就到燕郊菜市场杀价去,恨不得开个任意门。就像我,上午还在哪里拍大片呢,下午不一定因为什么事就跟别人谈判去了。

  创业对你的个人素质和学习能力都有很大要求,什么事你以前可以说不懂,现在你没有权力说不懂,你不懂你得学、也得懂,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因为你负责的领域已经大大不一样了。你说你不懂,万事到了你这里必须有一个答案,懂不懂你都得做个选择,不懂的代价就是你这个选择可能是错的,你错了就得想清楚,这个代价你能不能承受。

  记者:如果把辛苦的东西放到一边去,创业好玩吗?

  李洋:核心还是这个事情本身是不是你想做的事,我觉得挺好玩的。我和搭档们在办公室加班特别苦逼的时候,就把各种口红的盖子一个个摘下来,一个个转出来摆成一排,我俩都是美妆狂热爱好者,包里都各种口红,看到这场面心情马上就会很好。

  记者:爱美的女生真的很喜欢这种feeling。

  李洋:对。就像一个吃货,旁边只要有吃的他就会很开心。和以前在媒体不一样的是,创业能够让你试图去实现很多想法,过去在媒体,你可能想做一个什么选题,其实不是完全是你自己能做主的,可能要层层审批,选题是不是符合媒体的定位,现在自己有很多想法可以实现。

  记者:有某种深层次的追求在里面。

  李洋:对,我觉得品牌还是要有你的调性,你追求的东西是什么,你这个品牌能给人带来的人文精神和价值是什么,你的态度是什么。大部分媒体人创业都容易做一些小而美的东西,而不是一味的往大了铺。可能也是媒体这个行业天生自带逼格吧?

  记者:说到媒体,为什么你会选择辞去女主播?这个职业是很多人会仰望的。

  李洋:我很喜欢媒体这个与人交流的氛围,但是我后来发现,你只有在采访的时候才是跟嘉宾对等的,出了这个演播室你是你,人家是人家。可能我一直没有什么播音主持梦,所以我一直挺清晰的,你想做好主持人,出名是唯一的路,我觉得我先天条件有限,也不具备什么出名的运气和实力,所以辞职是早晚的事。

  记者:从女主播到美妆APP“南瓜姑娘”掌门人,会不会觉得自己跨界跨得有点狠?

  李洋:有时候真的会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创业时事情太多太琐碎,每天都在忙着解决不同的问题,突然有一天我有空闲了,躺在床上一觉醒来,我在干嘛呢我在哪里啊,有一种错愕,然后才想起来我在创业。就像我们做媒体的时候出差,会不知道自己在哪,特别是在快捷酒店半夜醒来的时候,那一瞬间真的很不真实。有时候稍微陌生点的场合,有人跟我要名片,我会觉得原来我现在的工作是做“南瓜姑娘”,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不是记者。

  记者:亲朋好友,特别是父母,怎么看待你你创业?

  李洋:所有人都不同意(笑)。但是我人生中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决定的,所以也没什么压力。前阵子我回家,我妈一直在说你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搞成这样,原来一天朝九晚五不是挺好的吗。有时候我身边有人想创业,我就说想清楚了,很累很苦逼!太累了,累傻了。我创业之后再也不觉得老板很闲了,你想得到就必须要付出。

  创业之后我有时会想,那些已经做得非常大的企业,他们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我非常好奇,但是你也没法找他们聊啊。可能有一些东西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除非你自己去亲历过。

 

  记者:“南瓜姑娘”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李洋:我们最早的名字叫南瓜马车,女孩都看过灰姑娘嘛,她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就是在南瓜马车上面的时候,这个南瓜马车也载着她通往了爱情、幸福和自由。当我们LOGO做好了,官网也开始弄的时候,发现创业过程中的一个大坑,这个名字已经被人注册过了。

  我们取这个名字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大家想破脑袋,结果被人抢先了。我说设计费都已经花出去了,坚决不能重头来过,再想想,后来就变成了南瓜姑娘。

  记者:如果你没创业,你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李洋:如果不创业,我当时辞职前特别想去几家大公司做品牌。精神方面的影响,如果我没有创业,我可能没有现在这么内心强大。创业就是每天都在解决不同的问题,所有问题到了你这里必须要有答案,你没有资格发泄情绪,你只能先把问题解决了。如果没有创业,我可能会像个小姑娘,我得哭完了我才能站起来,现在不行,你爱哭不哭,哭着你也得站起来。这是非常理智的、成人世界的规则。你没有创业,可能你背后还是会有人的,这些事情你可以推给领导,不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现在老板这个位子是,你能做不能做你都得做。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女强人吗?

  李洋:我觉得不是。女强人在我的概念界定里,是把利益放在首位来解决问题的人。我觉得这在企业里是一种美德,应该是要这样做,但我好像暂时还做不到,我有些事情还是会感性处理,可能情怀还在吧,所以我不是女强人。而且,我理解的女强人是真的会不顾一切达到目的,极端一点可能会不择手段,但我觉得这不是贬义,只是一个做事的方式,当然我不是。

  记者:你说到了情怀,你觉得情怀在创业中重不重要?

  李洋:重要。我理解的情怀是真正的鸡汤,喝鸡汤你一定喝不饱,但是它可以补身体,可能最关键的时候,这个人马上就要饿死的时候,一口鸡汤就可以救命。或者说,它就像一个强心针,我觉得人活着本身就是件挺辛苦的事,如果没有这点精神性的东西给你做支撑,活着也太绝望了。

  情怀这个东西,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有可能一个家庭主妇的情怀,就是每天晚上看到先生高高兴兴回家吃饭,安居乐业,这就是她的情怀,支撑她活下去的东西。我自己也经常想这个问题,当一个人非常忙于生活中琐事的时候,你就会顾不上情怀,这时候你硬要提情怀就会显得很苍白。真的有一天你停下来喘口气,又会莫名其妙地想起情怀这个东西。

  就像你曾经爱过一个人,你以后可能跟别人结婚了,孩子都很大了,但你还是会在某一个什么瞬间,想起当年曾经爱过这么一个人,这种感觉是很难磨灭的。我理解的情怀就跟这个有点像,它真的不能当饭吃,你也真的跟别人在一起了,但你总得有个念想。

  记者:给自己的未来画个有情怀的大饼吧。

  李洋: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画大饼的话,希望我们这个项目能服务越来越多的人,规模越来越大,用我搭档的话来说就是,纽约纳斯达克敲钟有我们一份。这个是我们非常累的时候,无理智地给自己画大饼,每天不给自己打鸡血喝鸡汤就无法继续,自己先给自己打一管。

  南瓜姑娘:“给予最优质的,而非可比较的”

  这是南瓜姑娘这个品牌的初衷和宗旨。经过团队一百多个日夜的努力,南瓜姑娘云集了百位与各大时尚杂志拥有固定合作关系的专业造型师。从今天起,他们将像我们在电视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带着Dior、CHANEL、Givenchy、Giorgio Armani等诸多大牌彩妆品,拉着大大的拖杆箱,奔赴北京城的每一个你指定的角落,为你打造一个又一个堪比明星艺人的专业造型。

  只有艺人才能带着最优质的妆容出现在红毯、秀场,引爆潮流的历史,将被彻底改写。正如你们看到的那样,这个APP上有诸多拥有精致妆容造型的美女们,她们正是享受了南瓜姑娘合作的专业造型师所提供的服务。

    而你,从今天起,也可以。(本文转自时尚COSMO专访)

未知wtt

上一篇:浙医大陈宪清推荐五种天然保湿养颜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

郑重声明:凡注明“来源:环球金融网”或者“www.ci5168.com”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信息,均属环球金融网版权所有,如转载,请注明“来源:环球金融网”;本网刊登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如需投稿请联系编辑,邮箱:326269952@qq.com

关闭
A5素材
关闭
A5素材